磨刀不误砍柴工

“早上怎么和你们说的,六煤西采场马上就要撤出,需要搭接∮51、∮51K和∮40DN的管路近4000米。井下急等着接管路,今天都全力以赴装管子,一天的时间,你们几个才装四车?小郭,绩效考核扣他们。”队长王坤怒气冲冲的说。

听到了队长的“怒吼”声,副队长李志芳急忙在外面跑了进来,了解了队长发脾气的原因后解释道:“王队长您先别生气,这事儿也不能完全怪老王他们几个,今天机电区的人正好也在检修区交电缆,整整三大平车,在往里面运的时候,由于平车太重和轨道岔子不严造成电缆平车落道了,把咱们装管子的车堵在了外面,机电区人员少且又没有处理落道车的经验,老王他们几个帮着机电区的兄弟们处理了落道平车,他们的车处理不上,咱们也干不了活,这大冷的天,也冻够呛。”“我理解你们也是全面考虑,但就装这么点管子,怎么也说不过去。”“确实少点。检修区的管路都是在车间外面的露天库存放,现在都是零下二十几度的天气,将胶管冻得像铁棍一样硬,他们几个又没有冬天装管子的经验,中午装到十二点半才装了两车,连饭都没吃好,就又开始了下午的工作,也的确难为他们了。”队长听了,语气缓和了很多,“那也得克服困难,必须保证井下管路的按时安装,否则影响了采场的撤出,这个责任可是我们谁都承担不起的啊。”“王队长说的是,明天我领人去,您就放心吧,一定完成任务。”队长王坤听了笑着说道:“要的就是你这句话,你可是立了军令状。明天装完,晚上给你们庆功。”

李队长急匆匆的跑到井口截住了升井的包机人员,联系检修区领导,把露天库的管路全部移进了车间里。包机人员不解的问李队长:“这折腾啥,明天来了直接装不就行了。”李队长笑着说:“磨刀不误砍柴工啊......”

第二天散了班前会,李队长组织好人员,急忙向检修区奔去,由于去的较早,没有其他单位的影响,非常顺利的将早已准备好的空车和叉车全部拉进检修区内。李队长换装上阵,帮包机员工“托、拉、拽”,并“托关系”为包机员工弄来两壶热水。细微的举动,却使员工看在眼里,暖在心里,增加了干活的激情和动力。

由于管路在温暖的车间内放置了一夜,已经不像白天冻得那么硬了,非常容易的就装了两车。昨天带队装管路的王班长带着自嘲的笑容低语道:“磨刀不误砍柴工啊,这么简单的道理,怎么就没想到呢?哎......”

中午李队长征求员工的意见,“是一鼓作气装完,还是先去吃饭下午再装?”六名员工异口同声的回答道“先装完在吃饭。”“好,那大伙就辛苦一下,这里有面包和牛奶,饿了的先将就吃点,装完了,咱们一起去赴王队长的宴。”在李队长的精心组织下,在包机班员工的不懈努力下,终于在钟表的时针快要指向四点时候,装完了最后一车管子。

李队长他们拖着疲惫的身体,在夕阳的照射下,被拉长的身影渐渐远去。虽然天气寒冷,但他们的心里却是暖和的;虽然身体疲惫,但他们的精神却是饱满的。(郭福斌 范志伟)

2018-01-22 11:30:49 来源: 责任编辑:姜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