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老工人讲过去的故事

很多人都喜欢听故事,但是听故事听得感慨万千、一身冷汗的时候恐怕不多吧。在和一个有着36年井下工龄的老工人闲聊时,曾听他说起过这样的故事。他叫赵云祥,现在是六家煤矿的一名员工,以前,曾在井下采掘一线工作了十几年,后期一直在辅助单位工作。可以说他完全见证了六家煤矿从建矿伊始到发展至今的全过程。

赵云祥是一个很憨厚的人,话语朴实却很健谈。和他聊天时,说起现在的井下工作环境不是很好,条件也很艰苦,也很危险。他却是淡淡一笑,颇有感慨地说道“小伙子知足吧,现在的条件和我年轻的时候比简直是天堂了。你还别不信,我年轻那会儿,在采煤队工作,那时候哪有什么液压支架啊,也没有采煤机,完全是炮采。因为支护条件不好,每当煤层顶板来压时,头顶上“噼里啪啦”往下掉煤渣,有时候迷了眼睛,有时候煤渣顺着衣领钻进衣服里,和着汗水粘在身上,别提多难受了。其实这都不算啥,当时最怕的就是大面积的抽顶(“抽顶”是指煤层顶板发生大面积垮落,形成冒落空洞)。我就经历过一次大面积的抽顶,记得当时抽顶范围大概有40多米,深度20米左右,所幸没有伤到人,后期用刹杆(“刹杆”一般为松木料)刹顶(“刹顶”就是用木料在在冒落空间内搭井字形的支护)时是又费劲又危险。当时顶板压力大,采煤工作面上下两道被压得不成样子,最矮的地方也就一米多,我们往工作面运刹杆的时候,根本就站不起来,只能用绳子拴在脚上,另一端绑着刹杆,一步一步往里爬。刹顶的时候就更别说了,冒落空洞里面的温度比外面高,随便动一动就是满头大汗,站在下面的人用矿灯往上照,雾气缭绕的,有时候都看不到人。就像这种工作环境,现在的年轻人有几个体验过。”

“苦点儿、累点儿咱都不怕,咬咬牙也就过去了,但是谁都受不了频繁的发生安全事故”赵云祥有些沉重地说道“当时的安全设施不比现在,员工的对安全生产的认知更是少得可怜,你看看我的手。”说着他抬起自己的右手,在他大拇指的指根部位有一道明显的疤痕,而且整根拇指呈一种不自然的弯曲。“这是被钢梁砸断的,当时只是一时疏忽,结果整个拇指都被砸掉了下来,还好去医院去的及时,医生帮我把手指接上了,虽然接得歪歪的,没有“原装”的好使,但总比没有强吧。我这还算幸运的,只是伤了手,可身边因为出了安全事故而去世的工友,却再也回不来了。”

一个普普通通的煤矿员工、一段朴实无华的话语、一个简单却发人深省的小故事,虽然没有诗歌那般花团锦簇、行云流水,也比不上演讲家那般言辞流利、妙语连珠,但这些发自肺腑的话语却能引起所有煤矿员工的共鸣。前辈们用汗水为我们创造了良好的工作环境,用血水为我们总结出了一条条安全生产经验,我们当怀着一颗感恩的心,珍惜这来之不易的一切。 (崔原恺)

2017-04-05 10:09:19 来源: 责任编辑:于文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