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文龙的工作“经”————张博文

一台铲刀无法正常工作的推土机,缓慢地向着选煤厂车辆班的车辆修理库驶去,履带压在地面上,发出咯咯啦啦得声响。此时,维修工康信正在打扫修理库门前的卫生,听见声音后,站直了腰,看向推土机行驶的方向。

“于佳伟,咋了,车出啥毛病了?”

于佳伟将推土机停稳,一边下车一边急切道“铲刀不工作了,我师父呢?”边说边向修理库里看了两眼。“快让他给看看,白天活本来就多,太耽误事了。”

见到于佳伟火急火燎的样子,康信也不敢怠慢,急忙对着修理库了喊道:“石班长,你徒弟来修车了,快出来看看诶。”正说着,耳尖的石文龙已经到了修理库门口,问道:“于佳伟,车是不是开着有些没劲啊?”于佳伟有些惊异:“你咋知道地,师傅?。”“前两天我就提醒过你,过来检修一下工作泵,你是不是给忘了?”石文龙反问他。于佳伟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师傅,前两天不是活多吗,一整天车都没停,下班了我就给忘了。”“那天,我看你这车的动作就有些迟缓,凑近了听到车里有些小杂音,我就知道这‘家伙’挺不了几天,你是不是又拿我说话当念经了,赶紧把车开进来。”

石文龙今年已经51了,开了20多年的推土机,对推土机了如指掌,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这东西是好是坏,开起来,我一看一听就知道。”于佳伟是他的徒弟,一提到他这个师父于佳伟是又怕又爱。其实,石文龙是个很和蔼的人,他就是想在退休前把这些年的“工作经”都传给了他,年轻人总会有一些丢三落四的小毛病,这让石文龙的“紧箍咒”也常挂在嘴边。不信,咱们往下看。

“小康,你去把‘家伙式’都备齐了。”说完,石文龙朝着备用的推土机工作泵走去,自己吃力地将工作泵搬到刚刚停进维修库的推土机旁。然后,师徒二人相互配合将工作泵抬进了车辆维修坑中。这时,康信也将维修工具拿了过来。石文龙没有着急维修,而是又要开始“念经”了:“那个啥,开始修理以前,我在说两句嘱咐嘱咐你俩啊,这个活看着简单,其实这是个最容易受伤的活,没有多少活动空间,给你俩提三点要求,第一要小心,第二要十分小心,第三要特别小心,你俩记住了吗。”“师傅,五年前我就记住了,咱们能不能抓紧修啊,那边还等着我去干活呢。”石文龙看到徒弟有些不耐烦,他半开玩笑道:“小崽子,你记住啥了,你记住了前两天你的手是咋回事,你忘了是吧,你可别好了伤疤忘了疼。”于佳伟有些不好意思了:“师傅,咱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可以吗,行,我记住了。”

其实,不能怪石文龙念这些“紧箍咒”,推土机工作泵属于嵌入式安装,空间狭小,需要几人一起配合抬起工作泵,保证工作泵以合适安装位置嵌入推土机内部,整个嵌入过程,稍有差错必会受伤。

三人小心翼翼的将损坏的工作泵拆卸下来,然后将备用工作泵安装进去,整个过程很是费力。再安装螺丝的时候,由于工作泵和螺丝孔的位置没有对齐,导致两颗螺丝有些歪斜。然而,此时的于佳伟早已“身在曹营心在汉”,恨不得现在就开着推土机去工作,于是,急忙忙的就要将底板安装上。石文龙拦住了于佳伟的动作,将底板从他手里接过来,并放在了地上:“急啥,你仔细检查了吗?”说着,对工作泵的安装情况进行仔细检查,于佳伟在一旁不敢说话,因为,那两棵有些歪斜的螺丝正是他安上去的。“佳伟啊!你跟了我五年了吧。”于佳伟知道事情败漏了,小声回答道:“嗯,五年了,师傅。”“这五年我就是这么教你的吗?”石文龙有些生气,平和的语气中夹杂着些许威严:“这五年,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干工作,要干就像个干的,干出个样儿。”于佳伟低着头:“您说过,师傅。”

“那你说,这个活现在要咋干?”石文龙略提高了一些音量。

“师傅,我错了,我这就把这两颗螺丝拆下来,从新安装。”

车修好了,石文龙语重心长地对于佳伟说:“我做学徒的时候,我的师傅非常严厉,要求对工作的心态一刻也不能放松,不能分神,他每天都和我说‘坚持做好工作中最基本的事情就是成功’那时候我也烦,和你现在的想法一样,嫌弃他整天絮絮叨叨没完没了,当我是你师傅以后,我才渐渐的明白了,他当年的一番苦心,现在我对你们的种种唠叨,是想把我的工作经验教训都传授给你们,让你们少走一些弯路,将来你当了师傅的那天就明白了。”

康信听着石文龙的感慨,对于佳伟说:“身边能有个人不断的敲打着你们,你们真的很幸运,督促你们安全的同时,更促使你们学到了很多东西...”

听着石文龙和康信的一席话,让于佳伟想起了,他刚开始学推土机时候的情景。因为开推土机工作是一项单人单岗作业,石班长当时非常担心他,放心不下他一个人工作,就站在煤堆旁边看着他一铲一铲的推煤,有不对的地方就给他打手势,什么情况提铲,什么情况压铲,那个时候刚好是三九天气,天气十分寒冷,还要站在十几米高的大煤堆上。石班长一边克服着寒冷,一边教他在煤堆上作业,最让他感动的一句话就是:不要担心我,挨冻无所谓,只要你能够熟练的掌握要领,一切都是值得的!现在想起来心里真的不是个滋味儿。

再有四年,他就该退休了,一些选煤厂的老工人多次劝过他:“老石,还有四年就退了,少操一些心,守好自己的四年岗多好,你也该休息休息了。”他总是回他们一句话:“我这一肚子的工作‘经’,我可不想让它烂在里面。”

2018-12-04 10:28:03 来源:本  站 责任编辑:于文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