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寄哀思————曲来利

走在去往墓地的旷野,一阵阵寒风夹杂着碎银般的雪花吹过,让人不禁衣衫紧裹。虽然已到清明节了,但由于气温的骤然下降,完全没有了春天的暖意,更不用说清明时节雨纷纷的景象,相反的却是雪花纷纷,白雪皑皑。走近墓地,凸起的坟包在白雪的覆盖下若隐若现,稀疏的树木在风中不停地摇摆,几只喜鹊在枝头叽叽喳喳叫着,像是在迎接前来墓地祭祀的人们。墓地里白茫茫一片,昔日坟边凌乱的杂草被掩埋在厚的积雪里。在长辈的带领下,我们依次为祖先的坟墓清雪、除草、添土……。

由于国家有令,要求提倡文明祭祀,严禁焚烧纸钱,于是我们就买了点心、水果、酒、花环之类的物品来祭奠祖先。

坟墓上的积雪被清理干净,杂草也被清除,修复好坟墓,倒酒、摆供品……,一个个放在先人坟头的花环在四周白雪的映衬下显得格外鲜艳,回头凝望父亲的坟墓,我的思绪也随之跳进了记忆的漩涡。

父亲离开我们也有几年了,可在我的记忆中仿佛就在昨天。

父亲是勤劳朴实的。父亲常年穿着一身深蓝色的中山装,一双白底平板鞋和一双翻毛大头鞋伴他走过春夏秋冬,一台老式凤凰牌28自行车就是他上下班的主要交通工具。

父亲是寡言少语,不善言谈的。可他对待任何人脸上总会带着特别亲切地微笑。认识父亲的人都说父亲有一个好脾气,因此父亲在外面也结交了很多朋友。

父亲是最疼爱我的。小的时候,我是非常爱吃糖块的。每次看见父亲下班回来,总会赖在父亲的身边要糖块吃。在那个贫穷的年代,父亲也总是微笑着从他那“羞涩”的上衣兜掏出一角或两角钱递与我,然后摁下我的鼻子说:“快去买吧。”那时的我总希望父亲每天都能够早点回来,因为那甜甜的糖块在我的脑海中不止出现过一次。

……。

思绪起伏,我的眼角有泪痕划过。

回去的路上,踩在积雪上发出“吱吱”的声响,一串串脚印也随之留在了雪地里。风儿吹过,枝头上的细雪如轻纱般飘落……。

再次回望墓地,心中默念,我长眠在这里的祖先们安息吧!……(曲来利)

2018-04-08 10:47:48 来源:本  站 责任编辑:于文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