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年味————刘畅

过年的滋味,有很多种。对于留守的老人和儿童来说,是孤独的滋味,即便是短暂的重逢也增加了许多离别的苦味。我很庆幸,我的童年是跟着父母一起度过的,因为他们相信一个完整的家,是给孩子童年最好的礼物,但为此,父母也常常说,因为我放弃了许多“发大财”的外出际遇。所以对于我来说,儿时年味,或许有些许物质上的辛酸,但更多是满满幸福的回忆。

窗外咙咚的礼炮声,勾起我对儿时过年的回忆,一幕幕过年的场景便浮现出来。垫着小脚帮着母亲一起贴福字。骑在父亲的肩头看皮影戏。趴在灶台焦急的等着煮在锅里的饺子。在放过的鞭炮碎削中寻找未燃爆的炮仗。颤抖着手一次又一次的想尝试放响在那时看来无比巨大的二踢脚。那个已被舔光糖衣却依然舍不得吃光的糖葫。还有因为一个补丁识破新衣裳是亲戚家孩子穿剩下的而去跟父母闹脾气。太多太多的记忆在脑海里顷刻间翻滚出来,带着温馨,也带着童年式最纯洁的泪水。

如今的年味,少了些大雪纷飞的影子,多了些寒风中的急躁,匆匆忙忙的人们,显得冷冷清清,在电话里匆匆拜年传递问候与亲情。少了好多孩童间相互追逐的嬉闹氛围,少了家人一起围在火炉边唠家常的那种温暖。在如今拥挤的城市中,不知是工作的压力大了,还是生活的无奈多了,对“年”的期盼越来越少了,好像丢失了许多我们那个时代的童年趣味,也没有了儿时那份浓浓的亲情了。

我现在能回想起小时候很多过年的细节,真的要感激父母,在那个物质不丰富的条件下,还是努力地给幼小的我留下一个个过年的温暖与美好的回忆。那是我一辈子也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感动和财富。(刘畅)

2018-02-28 09:40:20 来源:本  站 责任编辑:于文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