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 爱————张博文

从结婚到为人父,时过四年,深感父亲的疼爱与不易。一日,三五好友闲谈,聊及此事,想起中学时朱自清的《背影》: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每回想起此段充满爱意的文字,父亲的背影总会浮现在我的眼前。我很庆幸,有一个对我倍爱有加的父亲。

父亲对我的爱始终如一,严厉之中带有一些柔情。在我儿时,总能遇见“严父”这两个字,多数是在小学作文里读到的。那时的我对父亲的解释只有一种:啥叫严父?无非就是,你犯错误时一股子父亲的威严,犹如如来佛祖的五指山压得你喘不过气。现在想起当时的想法,很是孩子气。在我七八岁的时候,父母由于工作原因,向亲戚七拼八凑地借了点钱,在单位的住宅区买了一套房子,家徒四壁在我家展现的淋漓尽致。有一次,父亲骑着那台老上海永久载着我,去单位的职工浴池洗澡。在路上,一辆摩托车发出突突声,在我俩身边飞驰而过,卷起满天尘土,那个年代能拥有一辆摩托车是被很多人所羡慕的。这时,父亲铿锵有力地说:“儿子,想不想坐摩托车?”我带着些许的兴奋高声道:“想啊!”话音刚落,父亲开始加速骑起来,嘴里还模仿着摩托车“突突”的声音,我更加兴奋起来,向前探着头,看着前面的摩托车,对父亲大喊:“爸,快追上他。”父亲左右摇晃卖力地蹬着自行车,骑了近百米的距离,然后利用惯性使自行车自己向前滑行,此刻的父亲满面通红,胸口剧烈起伏,气喘吁吁地对我说:“儿子——等爸爸——以后有了钱——咱家也买辆摩托车,爸爸骑真正的摩托车带着你。”幼小的我看着摩托车越来越远,又看看父亲费尽心思逗我开心的背影,心里萌生出一种莫名的触动,但是我当时并不明白那是一种什么情感。

时光荏苒,我进入了中学时代。那时我的情绪像暴风骤雨般,常常因为一点小事就欣喜若狂、手舞足蹈,或者垂头丧气、无精打采。父亲对我更加严厉,我也更加不愿意听到他说话。那时的我见到父亲,就像是一个受伤的人,正在被一只手指接近着伤口,本能的产生颇抖。直到初二上学期,学习了朱自清的《背影》,这是一篇需要背诵下来的课文,也正是这篇课文使我的观念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背下这篇课文不久后的某个中午,放学回到家中,母亲让我叫父亲来吃饭。我走到房间门口正准备去叫他,却看到一个宽厚的背影,正在炎炎烈日下忙碌着,汗水在额头密密麻麻地渗出,不一会儿便凝聚成黄豆般大小,顺着发鬓像漂流船一般滑下脸颊,在下颌处掉落,落在他破烂不堪的背心上,烙下一块斑迹,但很快的消逝了,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唯有后来如断线般连珠的后来者滴落在相同的位置,浸湿了大片,如同经历了一场小雨般。宽厚的背影使我如梦初醒,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我心里难受极了,感觉既陌生又熟悉。我的父亲,一直为了这个家受苦受累的父亲,如果不是为了我们,他又何必像现在这样受累。泪水浸湿了眼眶,我小心翼翼地躲了起来,生怕他突然回头看到我的样子。

近几年来,他的奔波劳碌使得家中光景日臻完善,也使得许多人对我羡慕不已。我也感觉父亲待我渐渐不同往日,少了严厉,多了惦记。他总是在电话里告诉我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一日他与我谈心,对我说道:“爸爸以前对你严厉,是因为你还小,很容易走歪路,现在你已经成年了,很多事情爸爸不能一辈子陪在你身边。如今你也做了父亲,你要担起这个家,为你的妻儿遮风挡雨。”一番语重心长使我又想起了年轻时的他。再看他现在略显消瘦佝偻的身影,逗着孙女开心的样子,一抹酸楚生于心中。父亲老了,不在是那个可以模仿摩托车逗我开心的父亲了。

人们常说父爱如山,可在我看来,父亲对我的爱,并非完全如山那般严峻,更像是山水美景,凌人严峻之中却有似水柔情。(张博文)

2018-01-29 11:46:49 来源:本  站 责任编辑:于文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