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雨————刘畅

跟多数人不同,我喜欢秋风的劲爽,最好是夹杂着一丝秋雨,细细的雨珠带着风劲,带着冰爽,半开窗户,偶尔刻意的伸出头感受其击在嘴角,打在脸上。也许有人说,这是一种受虐倾向,但自诩文化人的我,倒一杯热茶放在窗台,手捧一本笔记放在怀里防止秋水染湿,凝看窗外雨景,这种文学式的清高,三分装,七分醉在这秋雨里。

秋雨来悄无声息,伴随着夜风的凄凉,即使它是那么小心翼翼,仍然惊扰了带有白日余温的大地。万物的一切仿佛都在抗拒,天空与大地在细雨中交织着身躯不愿醒来,树儿用尽最后的余绿拼命的吸润着凉凉的细滴,鸟儿团缩着羽毛静静的忍受着突如其来的凉意。秋夜的雨太寒,不忍开窗,打开床头台灯,裹被来到窗前,借着余光,一丝细雨正好飞掠过窗面上的淡淡的污渍,留下了一条细细秋雨的痕迹。

若真爱这秋雨,便再也无眠,枕边能听见时钟针秒,亦能听见屋外细雨浸物。心中默读着时间忍到清晨的第一缕微光,迫不及待推开窗,感受秋风细雨的寒气。透心的凉爽,十分的寒意,肌肤的每一个汗毛孔都灌满了秋的气息。清晨的秋雨是犀利而又短暂的,它细的浸物无声,如时光消逝一般,你抓不住时间,亦抓不住清晨的秋雨,徒留指间丝丝的凉润。

午间,秋雨依旧在下,与清早稍有不同是,多了些许的阳光却没有暖意。太阳的光辉装在细细的雨丝里,千万条相呼应,映射出了看似暖和的假象。完完全全打开窗,在视觉的错觉中感受触觉的温度,我也愿意被欺骗在这看似温暖的世界里,尽情的感受秋雨。

此时,午后秋雨的世界里全都是假象,远处的山,近处木,还有景中的我。远处山的颜色虽主体仍为墨绿,但边际已泛出火焰似的金黄,早有星火燎原之势。近处树的叶子,哪里还分得出那一抹淡淡的绿色,在冷冷细雨不间断的击打中,强忍抓住叶与干的结合。而我,早已在秋风细雨中瑟瑟发抖,却在这世人都不愿欣赏的温度里不肯抽离。我劝山,劝树,也劝自己。不要挣扎,跟随时节,顺天地变化。不再要让秋雨去催促,山需要在时令面前低头,叶也应该学会放下,还给本该属于这个季节的颜色。

山变了颜色,叶也终于放下了最后的把持。想关上窗,心却不能自已,不愿与秋雨有哪怕一层的隔离,擦了擦身上的雨珠,换一杯热茶,提起笔,把这份我认为的美好记录在文字里。(刘畅)

2017-10-11 12:39:38 来源:本  站 责任编辑:于文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