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话月————刘颖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南国女子,红豆树下,凝视手心一枚红豆,寄情于红豆,寄相思于红豆。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北国女子,花前月下,仰望一轮天边明月,寄情于明月,寄相思于明月。

而我读尽千古文人寄情于月的相思梦后,也坚守着一份挥不去抹不开的月亮情结。

然而“明月四时有,何事喜中秋?”我想只为那中秋夜的花好月圆人团圆。

在我心中,我国传统的节日里,中秋与春节相比毫不逊色。儿时每逢中秋节,我总是欢天喜地,因为那时能吃上一块香香甜甜的月饼,是很奢侈的事情,也是一种期盼,是一种幸福。中秋夜,日子再艰难,妈妈也会为我们准备几块月饼和水果,我则会兴致勃勃地坐在小院里,耐心地等待着,看月亮一点点爬上来,蘸着月光,伴着月色,怡然自得地小口小口吃着月饼,生怕吃得快了,来不及回味那甜中带香、幸福的滋味。边吃边遥望月亮里朦胧的景色心里遐想,月宫里的嫦娥和仙兔也能吃到这又香又甜的月饼吗?如果不能,那真的是“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了。在遐想中,母亲与明月陪我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快乐的中秋节!

如今生活好了,月饼的品种和花样越来越多,但中秋吃月饼对我来说已经不再是一种期盼。月圆人不圆,母亲的离去,让这中秋佳节黯然失色。母亲在世时,没吃过这么多好吃的月饼,总是把最好吃的东西留给我们。这是我一生中永远无法弥补的最大遗憾!

如今,月近中秋,我流连在琳琅满目的月饼柜台前,心想这近日卖的最火的奶豆腐月饼一定也会是母亲喜欢的,而这酸奶月饼母亲也未曾尝过,诸多种种,圆圆的月饼,圆圆的思念,不觉我已是泪水涟涟……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夕如环,夕夕都成玦。”而我总是从月缺走进月圆,从思念走进思念。

今年的中秋与国庆携手而来,虽是小长假,心里也没了兴致。正如老舍先生所言“失了慈母便像花插在瓶子里,虽然还有色有香,却失去了根。”母亲在世时,每逢假期,她老人家最期盼的就是回到她的那个渤海湾边的海滨小城去。那里有她对故乡最执着的思念。甚至在母亲生命尽头还心心不忘故乡。而那座小城也承载着我童年的成长与欢笑。近日,表姐打来电话,热情相邀这个中秋所有的姐妹回乡团聚。顿时,心中欢畅,开始热烈地期盼小长假的到来了。看着手机里母亲的相片,告之:妈妈,我要带你回家。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这时我才明白,故乡的明月,永远在心间。故乡才是我与母亲生命中永远的根。

回故乡,长烟、落日、海浪声中,我要捧一捧故乡最纯净、最饱满、最皎洁的月光在心间,那是女儿对母亲泪流满面的问候与长长久久的思念。(刘颖)

2017-09-28 09:21:51 来源:本  站 责任编辑:于文信